山东中医药大学

2020年1月3日
报刊:《山东中医药大学报》
放大 缩小 默认

感念慈母 生我劬劳

   期次:第1期   作者:中医学院2017级 张英杰




  在无眠的倦怠里辗转了几个小时,头脑里总是冒出要给母亲打个电话的想法,但我终究没有打。夜已深了,明日再打吧……记忆被重新犁过一遍。2017年秋,我的脚被烫伤了,虽经处理,5个小时后脚面依旧起了一个黏浊的大水泡。在之后的一个星期里情况急剧恶化,感染,灼痛,我不能下床走路,学习和生活都受到严重影响。我不得不收起隐瞒父母的心思,拨通了电话。接电话的是父亲,我向他说明了现在的情况,母亲在电话那头焦急万分,父亲说“你妈都两天晚上没合眼了,就觉得心里有事……”青春不觉书边过,白发高堂遥念牵。这难道真的印证了狄更斯说的那句话吗———“母亲的心灵早在怀孕时就同婴儿交织在一起了?”骨肉亲情尽连心。我不敢多想,只觉着身为人母的不易。孩子的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都牵挂着母亲的心呢!'多少次,母亲杞人忧天式的操心和龙应台式的目送都在我的背影里渐行渐远。她希望我快乐又怕我得意忘形;希望我早受挫折,又怕我一挫不起;希望我能享受孤独又怕我抑郁。正如《亲爱的安德烈》中所述“所谓父母,就是那个不断对着你的背影既欣喜又悲伤,想追回拥抱又不敢声张的人。”
  母亲表达爱意的方式,总是那么笨拙,不掺水分,义无反顾。临冬回家,为了给我挑选一件合适的过冬裤,母亲同我穿过几条小巷,逛遍了沿路几乎所有的街铺;求学远行,为了她粗心的女儿能够平安离家,母亲总不忘追出门反反复复地叮嘱。
  不论何时,我觉得我能做她的女儿是我最大的幸福。
  “春去东来,大自然的轮回一年又一年,生老病死,人生的轮回,一代又一代。”我们总以为来日方长,却忘了世事无常,这世间有太多遗憾来不及收场。今夏,姥姥过世,我看到生活的沧桑瞬间在母亲脸上爬行。失去了母亲的母亲便像花插在花瓶里,虽然还有色有香,却失去了根。
  “五十岁肝气始衰,肝叶始薄,胆汁始灭,目始不明;六十岁,心气始衰,苦忧悲,血气懈堕,故好卧……”母亲总是在我不知不觉的时候变老。她的耳朵慢慢听不清我的呼喊,眼睛也越来越模糊,身子越来越单薄。人到老年,生理机能逐渐衰退这是不可阻挡的规律。母亲对儿女的操劳从无他求,但是身为儿女的我却没有注意到母亲身体的孱弱,这种愧怍和悔恨转化为感恩,在内心里固执地沉淀下来。纵有太多的遗憾或美好让我们可以怀想,但是我们毕竟要在未来的时光里度过余生。我们的母亲毕竟不再年轻,我们更应该关心她的未来,只要我们付诸努力,花些心思。感人心者莫先乎情,吾犹恐子欲养而亲不待。别让你的母亲在孤独、无奈中苦熬残年,别让母爱成为一场永远轮回的辜负。“天下谁无怜儿意,尽把春意付儿程。世间所有的爱都是为了相聚,唯独母爱是为了别离”,趁一切还来得及,别吝啬时间,别空留遗憾。别忘了时时刻刻提醒一下自己,是否该给牵挂你的母亲道一声平安了啊!
放大 缩小 默认

版权所有 山东中医药大学 Copyright 2007~2019 All rights reserved.

京ICP备12019430号-6

服务提供:中国高校校报联展     技术支持:华文网报